90度规范停车,小遛实力逆袭,撬动共享电单车千亿出行市场
2020-04-29 17:41:19
  • 0
  • 0
  • 3
  • 0

随着复工形势的好转,人们纷纷走出小区,逐渐回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。城市展现出繁忙景象,共享单车也重新回到市民生活中。而在一些城市,很多市民有了新的选择——共享电单车。

今年3月10日,山东泰安宣布引入了共享电单车,首批获得批准的有三家品牌,分别是美团、青桔和小遛。青桔是出行巨头滴滴旗下的子品牌,美团是国内本地生活平台,2018年巨资吃下了摩拜,而小遛则是近年来快速发展起来的一个新兴企业。

据报道,三家都采取了无门槛免押金的方式,从根本上杜绝用户的资金风险。被共享单车教育起来的泰安市民,很快就被共享电单车的省力、快捷所吸引。骑行共享单车的人在街头日益增多,成为人们生活中的新选择。

一、从共享单车到共享电单车

在很多中小城市,共享电单车出行早就不是什么新闻。江西省20多万人口的小县城,2018年5月就有共享电单车入驻运营。2元起步与公交车一样的价格,但更方便快捷,很快就融入居民生活中。我向当地朋友小雪询问收费标准和品牌时,20出头的她居然说没有留意,称反正2块钱一次足够她骑到县城的任何角落,车身是黄色的所以当地人都叫它小黄车(没错,和其他地方对ofo的称呼一样),而且当地并非独家,附近市县也有。

除了小遛等新兴企业之外,共享单车巨头也早有所行动。2018年1月,滴滴率先推出了“街兔电单车”,随后,摩拜和哈啰先后推出了共享助力车,ofo也完成对多项电单车的专利申请。

这两年,巨头们主动收缩共享单车业务,但在共享电单车市场上却保持扩张势头。哈啰出行最为积极,已经将共享电单车业务扩大至1/3的运营城市,滴滴和美团也在跟进。滴滴旗下的青桔单车最近获得10亿美元融资,外界认为或与电单车业务有所关联。据36氪消息,美团已和制造商签下了百万级的电单车订单,合作制造方包括富士达和新日。

1.借新国标利好加速合规化

共享电单车2016年下半年开始入局,时间上不比共享单车晚多少,只是限于政策原因一直无法大张旗鼓地发展。交通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在建议各地方审慎对待共享电单车时,指出了问题的关键:“当前市场上投放的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普遍超标。”

也就是说,监管部门并非反对共享电单车,只是担心问题爆发像共享单车那样不可收拾。不过并没有明文禁止,为共享电单车后来利用2019年4月正式执行的《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》(下简称新国标)重新启动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新国标为共享电单车行业带来了两方面的利好:一是为地方监管部门根据本地情况开放共享电单车提供了法律基础,共享电单车有机会以合规车的身份向当地政府申请运营牌照;二是占比超过9成的超标车陆续退出,为共享电单车空出了大片市场。

不少共享电单车企业抓住这难得的机会,从哈啰、美团、滴滴等出行巨头,到小遛、小蜜、雷风行等新兴厂商,都推出了符合新国标的电单车,只有无力回天的ofo缺席。

共享电单车朝着轻型化的方向发展,体积更小、重量更轻,时速在20公里以内。为了避免骑车带人的安全隐患,共享电单车还主动撤掉后车座,进一步减轻整车重量。共享电单车合规化,迈出了重启市场的关键第一步。

2、换电模式实现无桩化运营

共享电单车行业最重要的变革,是通过换电模式实现了无桩化运营。

早期的玩家因为有桩式运营,不但运营成本高企难下,而且用户局限在桩站周边的小范围内。而无桩化让用户随时随地骑行共享电单车成为可能,大大降低了用户骑行的交易成本,从而扩大了市场需求。和共享单车一样,共享电单车通过无桩化运营打破了需求僵局,顺利进入与它争夺城市最后一公里市场的竞争之中。

另一方面,无桩化运营减少了对公共资源的占用。以往的有桩模式,共享电单车公司必须在街区设置充点站,统一停放和充电,这势必占用较大面积的公共资源,这也是早年监管部门不鼓励共享电单车的一个直接原因。而换电模式下,企业只需要分区域设置一个小面积的室内站点,即可用于电池充电和保管,不再集中占用公共资源。

这种进步是监管部门所乐于看到的,有利于推动各地政府改变了对共享电单车的态度。一些地方后来改变了之前的强硬态度,应该与共享电单车行业的整体良好表现有关。

3.续航时间加长,体验提高、运维成本降低

之前共享电单车难以被人们所接受的另一个制约因素是续航不足。当时,传统电动车使用的是铅酸蓄电池,它的优点是成本低、性价比高,但缺点是体积大、分量重,容易出现虚电现象,加上管理水平较低,容易出现骑行中途没电的尴尬。电池重巡检人员携带不便,更换时比较吃力,这也是早期共享电单车采取有桩管理的原因之一。

近年来,共享电单车企业进行了针对性的技术升级,它们不约而同地采用了更先进可靠的锂电池,它性能更佳且尺寸更小、重量更轻的优势,方便携带和更换维护。虽然锂电池成本较铅酸蓄电池高出一大截,但其使用寿命长达3-4年,是铅酸蓄电池(使用寿命1-2年)的2倍以上。这样一来,共享电单车企业就达到了低成本、高频率换电的目的。

目前共享电单车的实际续航普遍在60公里左右,提高了10-20公里,按平均单次骑行2-3公里计,可骑行20-30次左右,其中个别厂商如小遛电单车的续航甚至高达80公里。更长的续航里程,也让共享电单车的换电周期变长,以目前的使用距离和频率计,换电一次可以保证四五天甚至一周的正常运营(此段请核实相关表述),从而进一步降低了运维成本。

4.90度规范停车等新技术加强行业自律

共享电单车同样也遇到了与共享单车类似的乱停乱放难题,一些用户随意在人行道甚至是马路中间停放电单车,妨碍了正常交通秩序,还破坏了共享电单车的行业形象。除了提醒劝导之外,共享电单车行业主要采取技术手段来规范用户行为。

共享电单车行业很早就启用电子栅栏,厂商提前在运营区域设定了有效停车范围,用户必须将电单车骑到范围之内才能还车。电子栅栏已经成为主流共享电单车品牌的标配,街兔、青桔、哈啰、小遛等均搭载了该技术。在同时开通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的城市,共享电单车乱停放现象明显少于共享单车。

这项技术的精准度越来越高,比如小遛新近发布的亚米级精准停车技术,通过集成北斗高精度定位芯片+定制RTK差分定位算法+接入高精度定位服务,消除卫星定位的各种误差,将误差进一步缩小至1米以内,减少了用户乱停乱放的可能。

在城市管理部门看来最理想的状态是:电单车不但要停在正确的位置,而且应该停得规范。因为停放不规范既影响了城市美观,还会浪费宝贵的公共资源。

小遛作为新创企业,一直重视技术研发,近年来投入累计高达3000万元,陆续申请了10项软件著作权、12项发明专利和8项其他专利。其中有一项历经三年多研发成功的90度规范停车技术,基本实现了城市管理的目标。采用90°规范停车技术后,用户在还车时,不但要停进电子栅栏内,还必须将车身摆正与马路牙子(路缘石)成垂直90°,系统才允许完成还车结束计费。

就这样,共享电单车企业通过不断的技术升级,逐渐淘汰了非合格电单车,重建了共享电单车行业的新面貌。

二、用户为何更青睐电单车

给点阳光就灿烂,共享电单车在悄悄推开市场大门后便迅速取得增长。

近日,宁波市公路运输中心首次发布了共享电单车的使用数据:共享单车日均周转量为3.5万次,而共享电单车的日均周转量为5.6万。在共享电单车与共享单车的比例接近13:1的不利情况下,宁波市民使用共享电单车的次数超过了共享单车。市民为什么更青睐共享电单车呢?

1.省力、体验更好,场景更丰富

尽管共享单车进行升级,但座垫不舒适和避震性能差的问题,一直倍受网友吐槽。而共享电单车一问世在舒适性上超过了共享单车。从报道来看,很多共享电单车用户接受采访用得较多的关键词就是骑行舒适。

共享单车骑行比较消耗体能,不太适合体能差和疲惫状态下的人。对普通人而言,消耗体能并不是什么问题,权当健身锻炼,他们更担心的是骑行过程容易出汗的问题。试想,当我们满头大汗甚至湿透衣衫地出现在商务或社交场合时,会给人留下什么样的糟糕印象。

而骑行共享电单车无需耗费体能,适合的人群更多元化,上至老人下到学生;骑行场景更加丰富,通勤换乘、吃饭购物、娱乐游玩,甚至同城商务。对于一些注重形象的95后来说,共享电单车比共享单车要受欢迎得多。小遛透露,他们的用户以85后为主,白领居多,月均骑行支出在100-150元之间。共享电单车俨然正在成为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。

2.时效更快,更符合城市节奏,减少季节性影响

根据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摩拜单车发布的《2017年共享单车与城市发展白皮书》显示,骑行最快城市是济南,平均速度是每公里6.2分钟,而长沙市最慢为每公里9.3分钟。

以此计算,共享单车的骑行速度在6.45-9.7公里/小时之间,而共享电单车的最高时速可达到20公里/小时。同样是城市交通接驳的最后1-3公里,电单车3-15分钟就能解决,而共享单车需要6-30分钟。

别小看这几分钟、十几分钟的差别,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,人们通勤距离越远就越重视时间的边际效用。之前一个同事家里附近通了地铁后非常高兴,因为早上可以多睡20分钟好觉。

同样,选择共享电单车也可以让用户把省下来的时间用于工作、学习和生活中更有价值的其他方面。在寒冬酷暑的季节里,这几分钟、十几分钟的用户价值就更高了。

3.可适应更多地形不同的城市

2017年6月,悟空单车成为首家退出市场的共享单车企业。人们普遍认为,选择重庆作为市场是它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不只是悟空单车,当时红极一时的ofo也没走出沙坪坝大学城。看了这几个网友的看法,大家就知道为什么。

网友Jasmine_tz说,“在重庆,我宁愿走15分钟也不想骑车。因为骑10米可能就要下来推50米的坡”。知乎网友“大圣”则引用一句生动的话来形容这种感受:上坡如吃屎,下坡如拉稀。网友“-呵呵哒哒”的总结更是一语中的:在重庆骑车只是娱乐项目,而并不是交通工具。

与对共享单车进入冷嘲热讽的态度相反,共享电单车进入重庆时受到政府和市民的欢迎。2017年12月27日,小蜜单车入选 “交通民生项目”,成为首家官方授牌运营的共享电动单车,后续又有筋斗云、松果等多个品牌在重庆落地。重庆对共享电单车持与其他大城市截然不同态度,很难说与其地形特点无关。

重庆并非个例,南方不少城市身处山区或丘陵地带,坡路较多不适合单车出行。长沙市民骑行速度最慢,也与当地坡路较多、缺少自行车道有关。在长沙,电单车才是市民的出行首选,它和重庆一样拥抱共享电单车,哈啰、街兔等多个品牌陆续入驻。

为了便于快速扩张,共享电单车厂商开始有意识地优先布局电动车普及率高的南方城市。小遛官方消息显示,它在国内投放城市超过100个,除了北京和天津外,大多数如杭州、长沙、南昌、合肥等都集中在南方。

4.定价合理,性价比高

目前共享电单车主要玩家有哈啰、摩拜、小遛、小蜜、街兔、雷风行,大家的价格基本差不多,多以1元起步,按时间收费,通常以15分钟为单位。产品和服务较好的厂商报出了更高定价,比如小遛大部分城市的标准是每5分钟收费1元。也有少数2-3元/30分钟起价,多在3-10公里出行为主的中小城市,比如前面说过的山东泰安,美团和青桔均3元起价,推测是为了避免与自有单车业务竞争,有意定价较高。

共享单车在成本压力下不断上调价格,目前美团和哈啰的单车起步价格提高到了1.5元/30分钟,部分甚至是1.5元/15分钟,高过很多共享电单车。这让共享电单车的性价比优势更为明显:起步价更低,骑行1-3公里仅需要1-2元总价相当;北京杭州等地,部分共享单车骑行一小时甚至需要花费4元,而同样的里程下共享电单车只需要2-3元。

比共享单车更快更舒适,比公交地铁灵活有效率,比打车便宜、不堵车,共享电单车的价格具有竞争力。在同等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市民选择共享电单车并不意外。

三、共享电单车何以后来居上

开局不利的共享电单车,在经过数年的蜇伏之后,现在发展越来越好,大有力压共享单车后来居上的势头。共享电单车何以后来居上,除了如前所述的技术优势、体验更佳之外,主要是在以下两个方面更具优势:

1.没有风口,理性竞争,赢利模式更为现实

共享单车行业迄今仍然没有一家宣布实现盈亏平衡,即便拥有后发优势的哈啰出行。但它在去年3月承认,电单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实现了盈利,并将关键归纳为其运营成本可控。在实行电子栅栏定点还车的前提下,300辆电单车只需配备一个运维人员,这个比小于共享单车0.5%的官方最低标准;加上共享电单车的折损率低,综合运营成本非常合理。

他们没有提及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,市场竞争相对温和,能保持较高的利润率。共享电单车自诞生之初就比较坎坷,政策制约之下没能迎来共享单车那样的投资风口。因此行业发展理性,大家没有疯狂烧钱和超量投放等恶性行为,而在产品、技术和服务层面展开竞争。

哈啰出行没有披露过具体数据,可以用小遛共享的资料分析。官方数据显示,近年来小遛共享累计投入4.8亿元,投放近10万辆电单车,2019年营收超过了2亿元。

以此计算,平均每辆电单车的综合投入成本不超过4800元,带来超2000元的年收入。这与它提供的运营数据基本吻合,每辆小遛电单车日均使用7次,每次收费1-2元。保持目前的运营水平,4.8亿元就能实现在2-3年内回本。小遛预计,随着城市的扩大和车辆的增多,2020年营收有望达到10亿元,走上了一条高经营性现金流、高用户粘合度的健康发展新路径。

共享电单车不但商业模式可行,而且能够建立起明确的赢利模式,实现可持续发展。

2、节约公共资源,可持续发展

共享单车围城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大多数人认为,开放共享电单车会比共享单车还糟糕。但大数据告诉我们,这是一个错觉,共享电单车效率更高,非但不会围城反而可以节约大量公共资源。

宁波市的大数据显示:近26万辆共享单车的日均周转量为3.5万次,而近2万共享电单车的日均周转量为5.6万。以此计算,一辆共享电单车的效率相当于20辆共享电车。只要增投1.2万辆左右的共享电单车,就可以替代现有的近26万辆共享单车,相当于节约了8成左右的公共资源。

共享电单车节约公共资源主要是两个方面:一是前面提到的高周转效率,可以在较少资源下实现更大的社会福利。另一方面是替代效应非常显著,据小遛共享用户大数据测算,每一辆小遛共享电单车投放,可减少私人电单车6-8辆。按小遛在宁波投入了1.5万辆电单车计算,有望减少私人电单车9万辆以上,使得电单车总量大幅下降。

全国发展共享电单车的大小城市达到数百个,尚未出现过类似共享单车围城的现象。这表明,共享电单车可以和城市交通兼容互补,并且共同可持续发展。

对于志在控制单车总量的一线城市来说,这无疑是个好消息。2018年前后,面对单车围城,一些大城市通过设置总量上限进行调控,北京90万辆、上海60万辆、广州40万辆等。如果开放共享电单车准入,那么这些城市就能达到上限总量下调或出行效率提升的目标。

跟踪研究共享单车行业多年的经济学博士王力宏,就支持开放共享电单车。他认为,使用管理更加精细的共享电单车,一来可以用更少的投放成本,满足更多用户的出行需求,减少公共资源的占用,二来也能有效解决单车乱停放的城市管理难题,提升了城市精细化治理水平与市民整体文明素养,从而推动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。

巨头和新兴企业对决千亿大市场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,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达178.2亿元左右,用户规模达到3亿人左右。2019年市场规模达236.8亿元,用户规模达到3.8亿人。增长主要来自于共享单车的价格上调和共享电单车的迅速扩张。

据哈啰出行的数据显示,我国每天接近28亿次出行,其中有10亿次依赖于两轮完成,而这10亿次里面主要又依赖于电单车,中国存量电单车规模为3.5亿台。按小遛的一辆共享电单车可替代6-8辆私人电单车的标准计,渗透率达到50%全国至少可容纳3000万台共享电单车,形成千亿以上市场规模。滴滴、哈啰和美团开始重视共享电单车并加大投入,也就不难理解。

最大的利好莫过于,各地对于共享电单车的政策从不鼓励转向支持。今年4月,小雪发现小黄车已经挂上了崭新的车牌,而此前两年一直处于祼奔状态。杭州更有代表性,早年它和北京、上海等地一样,明确表示不发展共享电单车;而现在却是共享电单车企业最为集中的大城市之一,至少有多达7个品牌同场竞争。

继三四线及以下市场之后,共享电单车开始主攻省会和二线城市。去年12月,美团电单车入驻长沙,而滴滴旗下的街兔则杀进了沈阳。除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一线城市之外,大部分城市都开始拥抱共享电单车。乐观地说,共享电单车正在进入属于它的时代。

美团、哈啰和滴滴三大共享单车巨头,虽然早就进入赛道但并未全面发力。因为它们还有大量单车在运营,如果全力发展共享电单车,就会内部互搏造成资产损失。它们希望待运营中的单车自然淘汰后再大规模投放电单车,这就给了其他新兴厂商难得的扩张机遇。

小遛共享在去年基础上提出了激进的计划:2020年投放车辆达到47万辆,扩张60个城市,覆盖用户5000万人、城市160个,营收15亿元;到2022年投放车辆达到600万辆,覆盖用户2亿人、城市1000个,年度营收突破260亿元;目标是在国内共享电单车领域占据20至30%市场份额。

这又将是一场巨头和新势力之间的战争。资金和实力固然非常重要,但技术、服务和精细化运营才是竞争的关键因素。出行巨头占据着一定的优势,而小遛等新兴实力企业同样未来可期。

蚂蚁虫——科技自媒体、企业战略分析师,虎嗅、钛媒体、艾瑞等多家科技网站认证作者,曾入围2015年100位科技自媒体作者、2016年钛媒体10大年度作者、2016年品途网10大年度作者、2018年砍柴网年度作者、2019年驱动号年度作者,微信公众号:miniant-cn。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